苍霸·我可以摸摸你的白毛毛吗3

*游戏里的苍爹不会撩人,偶尔无心一句话能把我撩的神志不清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作为一个菜得清醒的霸刀,晏渡几乎不会踏进jjc的大门,除非是亲友喊他娱乐jjc,大多数时间晏渡都是在龙门绝境里,在龙门绝境开放之前他就在野外或者洛阳城,或者被拉着插旗,或者去苍云堡悄咪咪舔舔苍爹。


“看什么苍云,苍云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西池上线的时候晏渡刚刚完成日常,正蹲在苍云堡门口暗搓搓盯着不同的苍爹看,西池一边嘀咕是我的黑盒子苍爹不好看了不吸引人了,一边一杆旗子插到柳临霜跟前。


“苍云特别好看啊,苍爹最好看了。”晏渡点了拒绝继续蹲在苍云堡前面观赏苍爹,西池于是也跟着看了会儿,最后下了结论:“你不...

+

lof也有置顶了……!!!!我激动

#常用名亓予,咸鱼写手

#大概有一年多没写东西正在努力复健

#语c,欢迎扩列,写戏是不可能的(。)我太懒了

#剑三华乾妖刀爹,等一个二少或者苍爹情缘缘的密聊(你醒醒)

#磕苍霸吗旁友

+

苍霸·我可以摸你的白毛毛吗2

“所以你最后喊了多少声‘哥哥’?”隔天yy里,琴镇命听了笑的要打嗝,晏渡手按着W键的手不小心松了一下,屏幕上的霸刀啪叽摔死在人群中,结果又是一阵嘲笑。当然不可能喊,怎么喊的出口。晏渡撇撇嘴没吭声,等着自己的霸刀复活。扬州城门口切磋的人特别多,晏渡每次来这儿都要提心吊胆,生怕哪个大佬看中自己一杆旗子插到自己面前。


天不遂人愿,好友焦点里突然蹦出来一个西池,晏渡刚刚准备按下原地复活的手指顿住,转而放到了另一个键上。


这边西池焦点刚刚切到id是柳临霜的霸刀身上准备打个招呼,下一秒趴在地上半天的尸体连带着焦点一起消失了。西池没忍住笑了一声,自从剑三出了“谁在看我”的系统后方便了很多,比如他...

+

[苍霸]·我可以摸你的白毛毛吗1

*没有大纲,一年多没写东西把亲友日常改成甜饼复健

*文中对象都有原形

*今天也是没有苍爹的一天

*ready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     落地华乾的第一天,晏渡把奶秀身上的青盒子扒下来换上第一套拓印的南皇,他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好友列表,轻叹了口气切回登录界面重新登上了将近一个赛季没有玩的霸刀。

       晏渡是高二的时候接触的这款网游,紧接着因为会考和高考A了一年,高三毕业终于解放迫不及待更新了游戏。因为师门都是pvp,晏渡也是随着玩了pvp,只不过他的手法实在是平平,到了赛季末才好...

+

藏策·千帐灯(四)

四.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


驿使来时正是飘雪的日子。路上积了层厚雪,驿马深一脚浅一脚地过来,狠狠打了个响鼻,呼出的日期蒸腾着向上消散。楚岩刚刚结束早练,寒冷的天气也不见他穿得多厚,驿使的眉眼发梢上染了层薄霜,楚岩忙把他让进屋内。


“倒也算是个心细的人。”


深色衣服的唐门弟子闻声抬眸,只扫了一眼便又低下了头,黑色的绒毛领子衬得他面色愈加苍白。楚岩额角跳了跳,硬是咽下了话假装没听到一般,转身接过那封薄薄的家书。


周淮向来不多话,一封家书寥寥数笔,只大概写了近期情况,苍劲有力的字体,最后落笔晕开了一小片,却只留下一行“一切珍重”。


楚岩交了驿使银钱,又把事先写...

+

策藏·千帐灯

三.碛里征人三十万,一时回首月中看


兄长:


       展信佳。昨夜里飘了点小雪,好像一夜之间就入冬了,幸好提前收到了冬衣,有劳兄长牵挂。


       这几日我们一直在忙着安置流民,好在现在流民人数并不算多,这几日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军营里的军医有个万花弟子,昨日听他讲万花谷的事,兄长,听说那儿四季如春,等这场战事结束,我们去那儿看看可好?杏林...

+

把之前的脸型做了个微调,捏了个特别好欺负看起来哭唧唧的小道长,私设年龄不打诶嘿嘿真可爱,tag华武私心,欢迎约亲友一起耍,人间如梦琴镇命

+

每天恨不得把自己儿子抱出来亲一口。

下午的时候同门去华山集体催债,一群道长躺在华山掌门跟前,只有一个小剑客不知所措站在中间被调戏×可怜可爱

+

终于完成了,灵感来自昨天看到的叶芝的诗歌《他希冀天国的锦缎》

如若我有天国的锦缎,以金色的光线织就,蔚蓝的、灰蒙的、漆黑的锦缎变换着黑夜、晨昏和白昼。我愿把这锦缎铺展在你足下,可我,除了梦想,一无所有,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足下,轻点啊,因为你踩着的是,我的梦。

拼贴用胶带
naonao星云烫金
回梦组情书

那个星云刻的我眼花

+

最近两个月瞎做的拼贴

+

圣火令×屠龙刀·不被猫喜欢的他

♢现代paro

♢不被猫喜欢的屠龙和养猫的圣火


你看屠龙每天找着倚天切磋,大概想象不到屠龙对小动物十分喜爱,尤其是对猫咪啊兔子啊这类毛茸茸的小动物,屠龙根本就没有抵抗力。倚天和屠龙的住处附近有不少流浪猫,屠龙总担心猫咪没得吃的,于是自己动手拿木头削了几个小碗,盛了猫粮塞在小院周围的矮树丛下,并着清水在一旁,每日傍晚回来一定要把水换了,也不管喝完没有。


但是一件事让屠龙非常烦恼。


傍晚屠龙买了桂花酿回来,踏入院门便看到倚天端坐在石桌旁,脚边围了一圈猫咪,有几只在他脚边蹭来蹭去。倚天手边趴卧了一只花猫,看起来还不大,脑袋轻轻蹭着倚天手指。


“回来了。”


听到声响,倚

+

圣火令×屠龙刀·命中注定一见钟情

♢私设年轻的初入中原的圣火令
♢披着兔子皮的狼,小心啊屠龙

彼时圣火令初入中原,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四下张望。波斯人生的高挑,浅棕的发垂在颈间,一双异色的眸盈着浅淡笑意,日间浅淡阳光折进眼里的时候真真好看得紧。于是引得道路两旁楼上的姑娘们纷纷探出头去看,胆子大的戴了面纱,倚在栏杆旁明目张胆地看; 胆子小的只敢悄悄看一眼,却不想刚刚好碰上对方抬起的眼,便羞得立时缩了回去,只匆匆忙忙扔下个精心绣制的荷包。

圣火令下意识伸手接住,扬起的面庞上笑容愈加深了几分,尽管新知对方听不见还是道了谢,哪知姑娘却更加惊慌失措,红透了脸缩到了房间里。圣火令并不知荷包意味着什么,只觉得中原姑娘真是热情,可惜似乎是被自己吓到...

+

剑三同人·策藏·千帐灯

二.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


兄长:


见信如唔。李承恩将军还是送回了一些,包括几名纯阳宫和万花谷的弟子。无衣来信说堡内也在确定在外弟子的行踪。还没有发生什么,却觉得心里总不踏实。


前几日师兄捎来了兄长打造好的“摧城”,同门看着可是眼馋了许久,辛苦兄长这么一段时间锻造,这几日兄长一定要多休息,别累坏了身体。


军营里军饷出了纰漏,李承恩将军这几日一直在户部走动,可总没有确切的消息,营里几位将领便开始商量先自掏腰包。不过我并不缺钱,兄长大可不必担心,我一切都好。只是心里老不安宁,分明还没有打仗,已有些难民南下流亡过来。我看着他们总是忍不住惶惑……兄长,如果真的要打仗,究竟是为...

+

剑三同人·藏策·千帐灯


设定军爷是二少师父的养子

一.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

兄长:

见信如唔。近日降温降得厉害,你的旧伤未痊愈,这种天气定要多加注意才是。洛阳城的藏剑弟子大部分已经离开,只是还有些却要留在军营里,其中不乏年轻的弟子。以至于每日清晨晨练时,我总以为自己还在山庄。

现在少有闲暇的时间,安禄山狼子野心,只是皇上似乎仍是不知晓。我们也只能加紧练习,前两日又碰上不好的天气,歇下来时总感觉自己仿佛回到刚刚加入天策军的时候。

这样的日子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,前几日河北来的唐门弟子捎来消息,我猜大抵是快开始了。

兄长,我过去以为可能这一辈子我都不会面对这样的场面,有时遗憾自己不能杀敌卫国,只是现在我...

+

喻王·人算不如天算·其四+其五

其四

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忍不住狠狠皱着眉,语气带上几分不满:“喻文州,火折子别灭了,万一有什么动物来就不好了。”

“喻文州?”

连叫了几声都无人回答,王杰希只觉自己枕在对方腿上,万不该没有回音,莫非是睡着了?

“……杰希……?”

喻文州声音微微发颤,王杰希愣了愣,忽地感到脸上一滴水珠,随即那人温暖的手指急急忙忙蹭掉那一点湿润,王杰希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。

“我好像看不见了。”

喻文州没有回答,王杰希似乎有些无奈底眨了眨眼,手上一撑准备坐起来,却蓦地被揽进一个怀抱。

喻文州放开王杰希的时候对方无法聚焦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,一双眼依然微微发着亮,却不似从前星光一般,只是映着火光。

“放心吧,我没...

+

喻王·人算不如天算·其三

“杰希?”

睁开眼便看到王杰希不太好看的神情,喻文州终于没能绷住微笑,眉头蹙起,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年轻道长,确定对方身上没什么伤口。面色也没有中毒迹象才放松了神色。

“嗯……?”王杰希正想事情想的出神,抬眼看到喻文州关切的目光,下意识回了个微笑,“我没事,只是觉得似乎一切都太顺利了。推算出的位置就在这里面。”

喻文州被王杰希的笑容晃的失神了两秒,迅速稳定心神,喻文州抽出腰侧软鞭,在王杰希之前便要进去:“那便走吧,即使是有人设计,现在也不得不走下去了。”

“等等!”王杰希伸手扣住对方手腕,两人都是愣了愣,随即立刻自然起来,王杰希把他往自己身旁一拉,“你用软鞭,不适合探路,我看着洞也不算窄,还是一...

+

喻王·人算不如天算·其二

仙客来,二楼厢房。

上好的大红袍,清香笼在房中,摆盘里装着精致的茶点,王杰希伸手拈了块绿茶糕放在自己瓷盘里,也不急着吃。刘小别和高英杰先前被他送回了山上,传送符过于耗费灵力,此时他的手指还有些不稳,王杰希曾经是个多么傲气的人,这些年脾气虽然收敛了不少,却无论如何不肯示弱半分。

小啜一口热茶,内力灵力暗暗运转,感觉缓和了不少,才伸手重新拿起茶点。

王杰希的手指骨节分明,手指修长,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,圆润好看,喻文州忍不住看的出了神,黄少天和叶秋在一旁你一言我一语嘴炮打得不亦乐乎,饶是喻文州天天和黄少天呆一起已经有了免疫力,仍是有些头疼,于是身体不自觉地靠近王杰希些许。

“少天,别忘了正事。”...

+

喻王·人算不如天算·其一

“贫道观你印堂发黑,近日必有血光之灾。”

青衣道人一双大小眼一眨不眨看着来人,手下不急不缓整理下衣服,身旁一看着乖巧的小道童立时捧上一杯清茶——也不知是从何处拿出来的;另一个年龄稍长却也大不了多少的道童终于抬头,顺手抽出几张熟宣,拍到两人面前,口气似乎带着些尴尬的烦躁,语速飞快:“欲求解灾之法,另付三两银子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?!什么血光之灾我看我师兄面若桃花目含春光,你这是欺诈!是抢劫!”

道子突然呛咳一声,抬眼细看那未说话的蓝衣青年,右眉高高扬起:“这位……姑娘?”

另一青年忽地安静下来。

喻文州面上神情毫无变化,伸手从钱袋里拿了三两银子放到那道子面前,那人扫了一眼,也不急着收好,任由白花...

+

前两天勇利的毛到啦,没有妆娘随手撸了撸。

私心tag

+

上次匹配碰到一个李白……记下来


#李白×庄周 王者荣耀

庄周收到李白的组队邀请时挺开心的,每次碰到李白都是对手,难得有机会在同一队。原本打算去休息的庄周毫不犹豫接受。

其实庄周刚认识李白不久,每次都被李白追着怼,以至于每次看到李白,庄周的鲲都会下意识地扭头跑一段。

庄周坐着鲲高高兴兴地进了房间。

下一秒庄周委屈得差点哭出来。

第一排是:白起[电脑],芈月[电脑],吕布[电脑],周瑜[电脑],李白

第二排是:虞姬[电脑],钟馗[电脑],蔡文姬[电脑],廉颇[电脑],庄周

垮着脸的庄周安抚身下焦躁地扭来扭去的鲲:“没事,我们不去怼他绕着走就好。”

“庄周,来单挑。”当李白的消息过来的时候庄周死死地抱紧了自家水晶。

“...

+

药石无医现在主要在gacha和微博连载,这里应该不会再放了。

翻了翻……我会尽快填上那个15题和紫黑大坑的……

前段时间a了一阵子lof和全职。现在,我又滚回来了。

+

【酒鱼】与白书


名朋写给自家专属白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把李白写死了。

#与白书

霜风浸雨,三声落更,梦云惊断。

近日常夜不能寐,昼则浑浑不知时日。杂梦纷扰,欲伸手拨去,却见白衣故人,昏昏然欲醉不醉,欣喜之余,伸手欲触之,忽而暗尘四敛,一吊孤影,血色浸衫,眉眼尚带温意。

恍而梦醒,残杯翻覆,清漏声短,白衣长剑,具在身前。

灵蝶翼轻颤,敛袖低容,微怔,如鲠在喉。

一人而已。

忆及前日,剑刃逼至眼前,无处可逃之时,欲以梦境带他迷失,忽而白衣人现,以身横档,待回神时,无力回天。

世人皆道庄子休心道难测,实则,子休只要一人,一梦,对盏,足矣。

君死我生,何苦?何归?

君不见一川夜月光流渚,初寒将晓梦不成。
君不闻翠叶吹凉秋声短,长风拂袖...

+

[全职高手国家队中心合志]ALLUCINAIONE 二宣

他们说,时光中存在着另一个圣地。

他们说,平行世界中存在另一个我。

那么,你过得怎么样?

全职高手 国家队中心幻想合志

通贩链接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10.1-c.w4004-10938061254.10.5uqbXJ&id=526978456109

试阅部分 周泽楷http://qiyu1224.lofter.com/post/1d330892_a8168b9

试阅部分 喻文州http://qiyu1224.lofter.com/post/1d330892_a8168b7


+

[全职高手国家队中心合志]ALLUCINAIONE 试阅 周泽楷中心

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。

    长风几万里,吹度玉门关。

    汉下白登道,胡窥青海湾。

    由来征战地,不见有人还。

    戍客望边邑,思归多苦颜。

    高楼当此夜,叹息未应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+

[全职高手国家队合志]ALLUCINAIONE 试阅 喻文州中心

01#


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,是一个下着雨的夜晚,那一夜的雷声就像是雷公电母吵架了一般,倾盆的大雨淹没了整个世界,当他推开自己小木屋的门的时候,对方正站在雨中望着他,浑身湿漉漉的,毛茸茸的尾巴在背后晃啊晃着,眼神充满着期盼——


“我想要,变成人。”


于是喻文州让叶修进了屋子,给他泡了一杯热茶,热气似乎能给予叶修一些慰藉,他的神色趋于平静,眼神也开始有了聚焦,喻文州伸出手帮他顺了顺毛,然后道:“你是想要成为人的话,首先要断掉你的九条尾巴。”


叶修抬起头,脸上带着未干的水珠,眼神还有一些空洞,但比之前好得多,他露出一个笑容,道:“早就做好了没命的准备了。”


叶修...

+

【花羊】药石无医

#写点东西冷静一下#
#心血来潮估计不会有后续系列#
#语死早#
#花羊/药石无医#

“先生,我有病。”

柳卿手里的狼毫微微一顿,抬起眸子看了门口的人一眼,随即又敛了目光,好似没有看到一般,却是蹙起了眉头。

约是刚入冬的时候,柳卿第一次遇见这道士,穿着身雪白的道袍站在华山山巅。他好像和那纯阳雪融为一体一样——不仅仅是人,更是他凛冽得如同冰雪一样的目光。

大概是注意到柳卿的目光,他微微侧了下头,分了些目光给柳卿,却是只一会儿又转移了视线。

柳卿一时有些尴尬,他本是来找人,顺便取回几年前放在对方手里的东西,只是没想到自己竟在风雪中迷了路。看到这道长本是分外欣喜,只是此时却被对方那一眼生生压了下...

+

《全职高手》国家队全员向同人合志,《Allucinazione》,以“幻想”之名——平行世界的你过得如何?预售时间2.1~3.1,预售期间赠送全五款人物立绘明信片,预售价80RMB,预售链接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s3CwmQ&id=526978456109

占tag抱歉(tag……打不下了

(P.S.轩哥自带cp

+

【夜索/黄喻】西幻15题

西幻15题

1.深渊终将落满日光  

文/亓予

        夜雨声烦×索克萨尔


    “我在此处。”

正文.<<<<

“您要买这束花吗,先生?它真的很适合您!”


“不了。”术士收回目光,嘴角轻轻漾开一个笑,他重新扣上法袍的帽子,遮盖住了他银白色的长发和尖尖的耳朵,“不过或许会有哪位先生需要,你看到那边那位金发的绅士了吗?大概他正在寻找花束吧。”


术...

+

STORY 1



吃我君一叶安利


账号卡世界设定


起初一叶之秋看君莫笑是相当不爽的——虽然他曾经也带过他,在他很小的时候。不过一叶之秋猜他已经忘记了。


最糟糕的时候碰到了最糟糕的人。一叶之秋在心里冷笑,荣耀大陆今天在下雨,雨水乱七八糟地砸在一叶的身体上,血水混着雨水流下来,一叶感觉不到痛,大概是痛的麻木了。


“你没事吧?”面前的君莫笑也好不到哪儿去,一把巨伞撑开为两人遮住了雨水,隔开了一个世界,一叶之秋勾着嘴角冲他笑,语气依然是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火药味,只是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光芒,明显的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
“当然没事,我可是斗神。”一叶挺直了脊背,“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?”


抬...

+

【点文all王】街角那家猫咖

◈部分猫咪化

◈今天的脑洞依然枯竭

◈说好的黄王发糖 @天佑亘氏 

拖了这么久 @渔歌入浦深 

街角那家猫咖  正文

by.亓予(就是我啦!)

“还有十分钟,喻文州你速度快一点等会儿大眼下来了!”灰色的英短以完全不符合他体型的敏捷跳上一张桌子,尾巴扫掉桌面上的蓝色小球,被叫做喻文州的折耳猫稳稳地接住小球,“啪”一爪子拍过去,小球骨碌碌滚进猫咪活动室。

“老叶你小点声!”刻意压低了的声音从活动室门口传来,暹罗猫黄少天挥舞着爪子招呼其他猫咪赶紧进来,叶修跳下桌子窜进活动室,暹罗用力把门推上,后腿用力一蹬爪子拨弄门锁,一次成功...

+

© 一只小奶貂 | Powered by LOFTER